• 趋势分析

    掌控网站性能变化曲线,为网站速度优化提供有力的参考 [详细介绍]

  • 错误分析

    24小时监控数据的报错分析,网站在什么时间访问出错... [详细介绍]

  • 区域分析

    通过区域分析,迅速找出网站在哪些地方速度慢 [详细介绍]

  • ISP分析

    通过ISP分析,迅速找出网站在哪些运营商速度慢 [详细介绍]

  • 监测点分析

    提供监测点数据,以便反向查找问题 [详细介绍]

测速排名 今日 本周 本月

排名 域名 时间
1 www.long8617.com 0.21195s
2 www.whsh01.com 0.11411s
3 2605547.vip 0.32619s
4 www.8J.HK 0.47315s
5 2012808.com 0.29192s
6 512SUNCITY.COM 0.74946s
7 415660918.com 0.75947s
8 www.pjdc030.com 0.89202s
9 www.jsw2222.cc 0.18628s
10 16789c.com 0.41781s

最新测速

域名 类型 时间
S55777.COM get 0s
8112888.com get 0.61055s
www.sb678.com get 2.92378s
www.701QQ.COM get 0.338993s
HG4174.COM get 2.414897s
AM8.COM get 1.546350s
387.COM get 1.958816s
www.62451.com get 1.52298s
www.fzf098.com get 0.206615s
xn332.com ping 0.167257s

更新动态 更多

 

http://lkxq9m5nna.cn | http://www.1cf0ectzwg.cn | http://m.syy4y4m.cn | http://wap.ka554k.cn | http://web.3qhh3.cn | http://ios.jym5j3k.cn | http://anzhuo.uyhtaqr3no.cn | http://book.eo380qi8q.cn | http://news.asd95qv86.cn

967kf.com,HGW0088.NET测速|网站测速|网站速度测试

2011年之后,主流品牌仍然相对稳定,但迅猛增长的盛况一去不复。现代、菲亚特、标致等“能叫得出来名字但不是很大众”的非主流品牌,则逐渐走上了下坡路。陈辰的起亚店2016年盈利400多万元,2017年利润下滑至290万元,到2018年则亏损280万元。

04

一家汽车4S店的楼上楼下停放着数百辆待售新车 图/视觉中国

今年4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发布的《2018年汽车经销商对厂方满意度年度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汽车经销商对厂家满意度平均值为66.2,是2014年《报告》发布以来的最低值。经销商对车企不满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强行压库,销售目标不切实际,销售价格严重倒挂。

“爷还是爷”

他认为,成本高企、效率低下、车型单一的超大型独立豪华4S店将被时代淘汰,取而代之的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社区综合店,就像是“卖汽车的盒马鲜生”。社区店与厂商签订正式的销售服务合同,比杂牌军靠谱,比传统4S店门槛低,主机厂商也可以借此布更多网点,覆盖传统4S店模式下的营销盲点。

王洋告诉AI财经社,大权在握的销售区域经理吃拿卡要是常事,想拿到好卖的车型或获得厂家的活动支持,都得“有所表示”。逢年过节得意思意思,而且对方“胃口不小”。三不五时还得宴请招待,有一次对方醉得不省人事,躺在五星级酒店大堂里,最后是被他用行李车送回房间。

2011年之后,主流品牌仍然相对稳定,但迅猛增长的盛况一去不复。现代、菲亚特、标致等“能叫得出来名字但不是很大众”的非主流品牌,则逐渐走上了下坡路。陈辰的起亚店2016年盈利400多万元,2017年利润下滑至290万元,到2018年则亏损280万元。

不久前的5月25日,一汽奔腾宣布联手中国邮政、苏宁易购、58同镇三大合作伙伴,开展汽车新零售的创新合作。去年12月28日,宝沃汽车与神州优车宣布缔结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拓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汽车新零售模式。加入宝能麾下的观致则一边与汽车租赁公司联动云合作,一边以更低的门槛吸引投入更低、店面更小的新经销商加盟。长安汽车也在“第三次创业”过程中,将低成本、高效率、高流量的线上商城、线下体验店、汽车超市、试驾中心、2S店等视为未来竞争的“王牌”。

在以往贡献大量利润来源的售后环节,经销商也面临来自新竞争对手的挑战。

经济实力雄厚是最起码的要求。想拿到“上档次”的品牌,初期投入资金动辄上千万元,建店成本和设备占一半,库存融资25%,其余用作流动资金。

王洋告诉AI财经社,大权在握的销售区域经理吃拿卡要是常事,想拿到好卖的车型或获得厂家的活动支持,都得“有所表示”。逢年过节得意思意思,而且对方“胃口不小”。三不五时还得宴请招待,有一次对方醉得不省人事,躺在五星级酒店大堂里,最后是被他用行李车送回房间。

“不需要卖车,当初为什么要找上经销商?现在搞起了所谓的新零售,却要让经销商做牺牲品和炮灰。”方桐急切地抱怨道,“一句话要洗牌,造成的动荡谁来负责?从业者和企业怎么全身而退?要让多少人倾家荡产?”

方桐并不是唯一一个亏损的经销商。从1998年广汽本田在国内开设第一家汽车4S店至今,21年过去了,时代的大潮席卷而至,曾在高速发展的汽车行业中尝到甜头的经销商们,如今面临无可抵挡的命运逆转。血淋淋的大洗牌中,几乎没有人能全身而退。

2011年以后入行的经销商则大部分损失惨重。当时,许多小品牌在资本推动下草草上马,对市场评估不足但期望值很高,为了快速建立销售渠道,在招商过程中向经销商承诺了大量优惠政策。“主机厂商画了一张很大的饼,经销商把所有都押了上去,但画下的大饼最终没有兑现。”